第九回 訪故人水流云散 觀音書賜斷魂消

作者:梧崗主人 字數:6992 閱讀:30 更新時間:2016/07/03

第九回 訪故人水流云散 觀音書賜斷魂消

詩曰:
   憐香一片恨難消,轉盼秋風玉樹凋;禪院云流人寂寂,空園煙鎖夜迢迢。
   生離影向天涯覓,死別魂從月下招;寄語風流游臺子,須知露水不終朝。
   話說花春上岸走近庵門,偶抬頭見“香蓮庵”三字已改了“碧梧禪院”,心甚奇異,走進庵中見殿上有兩個老僧坐在蒲團上閑話,不覺大駭。那和尚見花春進去,遂起身迎揖接談,花春著急問道:“此處本是一座尼庵,為甚改了僧院?”和尚答道:“貧僧們是奉縣尊太爺之命,招來持住此庵的,改之故卻不知情!
   花春此時幾如皎齊晴天陡下一聲霹靂,驚得目定口呆,無從說起。沒奈何別了僧人,出庵向四野搜尋一村人問他根底。徘徊半晌,見一老者持杖而來,花春上前拱手細問其故,那老者答道:“前日有縣中無數縣差擁進庵中,紛紛嚷亂說,拘拿悟凡師尼。詎知悟凡早已知風遁去,無處尋拿,遂將眾尼逐出庵中不許再住,尼僧遂走別方,幾個和尚在此守!被ù郝犃T,遂拱別那人,暗思:“悟凡不見,則竇滿二佳人從何處措謀,以踐舊約!睙o心無緒下了舟船,因想:“悟凡逃避出庵,必隱在村郊僻靜,游人絕跡的草庵中,諒無別處可以藏身!币蛞宦穼ひ拵奏l卻曠野之所,聞有尼庵無不進去探望一番。
   一日訪到一個庵中,有鄉人在內請仙舞機,花春候其舞畢,遂拈香跪拜處,心默告道:“弟子花春與半橋卻香蓮庵中尼僧悟凡實有隱情,相托大仙諒已鑒悉,不料悟凡避禍逃匿不知去向,或在遠或在近,或自東或自西,祈大仙明示,使花春得遇悟凡以完心事,弟子收福無涯矣!弊AT,把機舞動起來,就見砂盤中顯出顯出幾行字跡,花春遂道:
   近遠何須問,東西不必盤;庵名牢記者,再去香蓮認。
   花春看罷暗想道:“詩句明顯卻無深的難解處,但未句謂我再去認香蓮,莫非悟凡不曾遠遁,仍被僧人匿在香蓮庵中么?然悟凡避禍在先,招住僧人在后,豈既出庵遁奔又返庵中為僧人所匿乎?此定是別處亦有一香蓮庵,故第二句謂我牢記庵名,幾遇庵名香蓮者,即可入去尋見也!庇谑且宦妨粜募氃L問:“何處有香蓮庵否?”豈知訪了十余日,除了半橋卻之外,竟別無名香蓮的庵,踏破鐵鞋無可覓,只得將此間心事暫以丟開,且往前途再訪水園消息如何,在路無話。
   是日,船到城中已是下午時分,將船泊定,遂欲上岸向水園而來,又止足道:“不可!此去若遇佳人,我雖無懼于彼,不免多一番周折,不如挨至晚間悄伏進內,徑至香閨與二美一會,就可相機行事!敝饕庖讯,只待晚間用過夜肴,然后上岸行去。少頃挨到更次,一輪明月早已東升,遂令家童在船中看守,獨自一人步上岸來。因時當暑夏,街上納涼的人尚爾喧鬧不絕,只聽得吳歌處處閑話嘈嘈。
   約行里余已到水園,門首已緊緊關上,遂縱身跳入園中,見一輪皓月映照當空,幾如去年聽琴討約之夜,而舉目細睜則園中景況非昔日之可比矣,但覺竹塢松軒,煙霞寥落,琴臺酒榭,風露飄零,蛛綱交盈,處處絲懸;暗室蛙聲不絕,嘈嘈響亂荒池,數叢嫩竹猶存,幾樹長松青青,如舊徑荒苔,滿臺塌階,一院落花,誰是憐香之客。五更殘月,空聞驚樹之鳥,暗暗驚道:“我去歲初冬至此,見園中樓閣崢嶸,亭臺環繞如入瑤池仙島,疑世間無此華麗名園,乃未及一載而忽竟如許之塵草蔓,想此中定有變故,二美難保無恙矣!
   一路行至內園,步至水云二美所居之樓,見門窗緊閉寂無聲響,停立久之,不禁懷人感舊,悲從中人,沒奈何一步步回身出外,月下之下望見梧桐樹下有二美在彼玩月談笑,花春一見不禁疑喜交集,上前仔細一認,知二人非別,一即是水青蓮,一即是云素馨,遂欣然相見道:“我那日被石泉兄迫趕,無處逃生,向池中跳下,不料暗有仙人相撥得保殘生,未知二卿何以得脫其毒手,今日仍得與小生一會,誠快事也!
   那二美俱揮淚道:“妾有痛腸歡剖,但恐言之駭君,故未敢相告!被ù旱溃骸扒溆泻窝圆环撩髡f!彼剀捌溃骸澳侨绽删聵,水賊追尋不見,遂厲聲大喊,上樓手提三尺青鋒,欲將妾斬首。小姐在旁力勸他,竟先把小姐一劍,然后將妾刺死,可憐妾與小姐以憐才一念,霎時身喪青鋒,在妾不蒙憐憫,亦何足怨,只恨他不念同胞懷,亦忍肆其殘毒,天良滅盡,所以有全家抄戮之報也。尤可恨者,死后不為殯殮,竟將妾與小姐同埋于梧桐樹下,君倘念去年一夕綢繆,則埋土之死骸,望君留意耳!
   花春聞言知二美已經遭害,此是鬼魂,然心中卻毫不懼怕,唯是悲號痛恨而已,謂二美道:“爾既物化,雖僅有其靈,已無其形。然天下情之所摯,則一國魂魄之靈可結而成血氣之形,故古來荒丘朽骨亦自多情,香魂非無欲念,其化形骸以會風流,幻聲氣而成云雨者,固往必有之矣,二卿其有是意否?”青蓮素馨道:“空結冤家應悲,今世欲償孽債,且待來生。陰陽有隔形魄難交,未能從命耳!毖援呝咳徊灰;ù簢@道:“二美玉容依然如舊,而芳魂渺渺竟不能一敘風流,恨何如也。我憶去年在此背難,紫云仙師度我出園,曾謂予二美處,自當救援,不致喪身,可祈后怎會何以竟有如許之變,詎明知壽數已終不可挽救,固以此言撫慰予心,其謂后會有期,其即夜之會是乎,能不令人愴感無已!毙兄翀@門仍將身縱出,步回船內,愁難成寐,想道:“石泉仗勢逞兇,行為顛倒,以致全家斬戮,所以園中如此景況。從古滄桑變幻理有固,然亦無足異,只恨二美為我殺身,回憶從前令人寸腸俱裂!
   是夜神思恍惚,不多時城戶雞鳴,蓬窗色曙,船家起身煮飯,用過晨餐開舟行去,路過鄉,卻覺井煙離舍處處成家雞犬桑麻。行了一日,爾時天光漸晚,但見綠樹蔭濃,斜陽遮古道,青苗葉潤溝水響溪田,盍婦筐欲返,樵夫荷實歸來,魚網高掛泊捍邊,日搖網影,牧笛閑吹驅犢返,風送笛聲禪噪堤,楊拽殘聲兮斷復續,蛙鳴池草始一唱兮和遂群;ù涸谂撝袘掖耙型,甚覺風景可人,正觀玩間,見傍岸有一座草庵上面懸著一匾額,因年久月長外面的染漆盡皆零落脫下,只剩得中間有一個蓮字尚見模糊字跡,花春想道:“現有一個蓮字在上,是香蓮庵也未可知。仙機上云:遠祈何須問,東西不必盤。莫非悟凡遠避在此乎?”遂命船家停櫓系纜上岸一訪。
   步進庵中見殿上門窗塌損,佛像塵蒙,是一個數年不修整的荒庵。少頃出一個年逾花甲的老尼僧來,花春上前問道:“此間可正是香蓮庵么?”尼僧答道:“這里是白蓮庵,相公何以問及?”花春道:“因臺額上有一蓮字,小生看不明白,故偶意問及,未知其庵中有幾位師父在此?”尼僧答道:“本來庵有四、五人,只因此庵塌損,募化無從,
   他們各自散了,只剩貧尼與一個小徒孫居此。不料數日前有一個遠方避難的師太來投此間,如今共有三人!毖粤T,遂將募化修庵這一支園匾攜過道:“懇求相公慨發慈心隨緣相助!被ù郝犃恕斑h方避難”四個字,不覺吃驚著急問道:“如今那遠來的師父何在?”尼僧道:“因路途勞累,邇已病在床!被ù郝劼犙缘溃骸按巳耸窍闵忊种械奈蚍矌!蹦嵘溃骸跋喙纬龃搜?”花春道:“只因曾托悟凡師干辦一機密事,豈知今歲出都復至庵中,已不見其人,因訪庵聽說
   他避禍遠遁,莫非即在此間么?”尼僧聞言躊躇道:“貧尼卻未知其細,待我去問他一問,就知分曉。但不知相公尊姓高名,只要將相公名姓一通,若果是此人,彼意中自能相見,即有曲哀,貧尼亦可待訴!被ù核旄嬉孕帐,那老尼也不多時急出來通達道:“他一聞相公在此,頓扶病起床,請相公進內,面剖衷腸!
   花春聞說喜如從天降,謂:“悟凡得見,則二美消息可通!彼祀S老尼進房,見悟凡病容憔瘦態度不堪,二人相見,俱禁不住痛淚交流,花春急問道:“不知悟凡師為著何事以至于此?”悟凡道:“說起此事,相公之罪也!被ù后@問其故,悟凡遂在枕下取出一封書信遞于花春,花春接過細覽,上寫道:去歲庵中一事,不料被綠珠侍女知情,因被責,懷怨潛竊花郎所贈之畫,向老夫人處漏泄機關。成老爺將令懸中遣殺至庵,拿悟凡師究詰,見字宜速避禍出庵,萬一遲定遭羅獲。因無面再生,劍欲剔頸自盡矣。倘日后與花郎相逢,乞致言竇瑞香已死,前盟難踐,不復系念可也,事在急迫,特此草達;ù阂娮值慊诤薜溃骸澳且咕共环姥诀吒`聽,所以語言不密,以致有今日之事,既害竇小姐喪身,又累悟凡遠遁,實小生之罪也!蔽蚍驳溃骸跋喙M莫悲傷過度,還有音書在此!庇窒蛘硐氯〕龈队杌ù,花春展看是滿氏池嬌嘆薄命詞,詞中敘了相思情,道出了無奈復解合歡帶效于飛,后是擬美人歌以抒照君怨:
   其一:從來萬紫與千紅,愁入離人兩眼中;欲上翠樓心轉怯,青青楊柳怨春風。
   其二:春閨惱聽晚來鐘,況復離愁恨又重;回憶去年臨別話,桃花落盡再相逢。
   其三:月移花影上紗窗,倦坐更深剔夜缸;繡罷鴛鴦三十六,慕他對對總成雙。
   其四:從君別后日相思,九轉腸回十二時;靜院春光留不住,鶯聲啼斷綠楊枝。
   其五:日景疏簾掩翠扉,呢喃新燕繞梁飛;只愁采縷今年系,春社重來人已配。
   其六:腸斷香閨三月初,亂鬟身懶寶梳梳;歸期屈指頓頓數,雁杳魚沉音片疏。
   其七:淚約從來有也無,君心詎比妾心孚;只因癡志難拋去,夢內花郎慣自乎。
   其八:杏花十里暮煙低,銀蠻雕鞍過柳堤;想是狀元歸馬疾,揚鞭徑至浙江西。
   其九:心慵懶繡小弓鞋,斜枕銀床墜玉釵;睡起晝長無個事,倚樓終日望天涯。
   其十:閑來頻把畫圖開,細玩形神暗自猜;婉爾凝眸似有思,無言日日盼郎來。
   其十一:誰云容易度芳春,恨至無言恨始真;惆悵最憐今日我,風流空憶去年人。
   其十二:金猊爐內屢添蕓,日永三春駐夕薰;君縫背盟甘負妾,妾堪忘約不思君。
   其十三:銷魂最是怕黃昏,綺帳生寒亦懶溫;脈脈私情誰與語,一聲血淚一聲吞。
   其十四:無聊遣娌把棋彈,總為愁多著末安;幾度被他催下子,輸他容易勝他難。
   其十五:繡閣身閑心不閑,愁來無語淚潛潛;妝臺頻對菱花照,瘦盡春來鏡里顏。
   其十六:人間聚散悅由天,難補三生石石緣;從此春蠶絲已盡,哪堪秋夜鏡重圓。
   其十七:未樓愁按鳳凰簫,盼到而今歸路迢;老母不知燈下誓,乘龍已訂度藍橋。
   其十八:自怨時乖復自嘲,詩篇無意細推敲;侍環分得新題到,幾度拈毫幾度拋。
   其十九:銀杏開殘又碧桃,春江客路水滔滔;深開織就回文錦,欲寄何由系雁毛。
   其二十:不曾真個恨如何,從古紅顏薄命多;死后芳魂猶戀戀,生前忍復結絲蘿。
   其二十一:回思舊事渺無涯,靜掩閑窗六扇紗;蠟才成灰紅淚冷,不堪重問鏡中花。
   其二十二:感懷不忍讀焚香,一縷柔絲系寸腸;自昔謾勞稱姐姐,于今何處喚郎郎。
   其二十三:半鉤新月映雕夢,此夜誰家弄玉笙;一曲離鴻聲轉急,不堪聽處倍傷情。
   其二十四:花香滿院夢初醒,蛺蝶紛飛繞畫屏;妾夢一如蝶夢幻,與君千里會郵亭。
   其二十五:繡譜閑翻線屢增,空栽蜀錦與吳綾;合歡鴛被成來久,舊約遙遙不可憑。
   其二十六:搔首無從畫一籌,楊花豈遂水波流;今宵借手金魚帶,萬斛愁腸一旦勾。
   其二十七:他年無復觀人琴,巫峽云遙何處尋;留得美人圖一幅,與君夜夜解羅裙。
   其二十八:消息于今不可探,只身無計到江南;關河不隔相思魄,泉路茫茫死亦難。
   其二十九:一坯黃土草纖纖,異日重來別恨添;朽骨已寒心未冷,夢魂猶繞楚山尖。
   其三十:鸞箋欲罄話喃喃,握管難禁淚染衫;只此九回腸已寫,憶君不另寄書函。
   花春看畢知池嬌以姻期將近,不愿棄舊負盟,亦迫于無奈而死,又問悟凡道:“二小姐之事在幾時發動的?”悟凡道:“俱在春盡夏初之際!被ù郝勓圆唤礈I交流,如熬肺腑,悔恨于:“出京之不早,妄圖功名成就,以致誤期失約,使美人喪亡莫救,是皆我花春致之死也。我想水園二美即喪身于水賊之手不復得見,然使我千山家考詩訂回之后,不成婚改試久為眷留,則池嬌小姐尚未迫于汪姓之婚,而就死即;竇小姐之事亦未敗露,我可以計得之,何至有今日之變。乃事故變遷難以逆料,豈彼美緣慳前盟,莫踐抑我,花春福淺始愿難賞哉!蔽ㄊ桥趿四且患堅,幾回吟誦不覺詩中悲切之情愈咀愈出,真是一句一眼淚,一字一聲血,有不忍多讀者。
   悟凡在旁見花春悲號無已,聲出腸斷,也覺觸景傷懷,淚痕微帶,只得從容撫慰道:“雖然事變俱為誤期之故,但人生緣分早定于天,非人力所能回挽;蛘叨〗闩c相公只有數夕之綢繆,而無偕老之歡樂也未可知。至于二位小姐以絕世佳人俱在青年殆命,此又夭壽之賞,尤無關于人事,相公亦何必悲哀過動,使二小姐于泉下亦復慘切,不能安哉?”花春聞勸雖覺愴懷少解,究未免心聲膽掛抑憂難鳴,因思與悟凡一敘舊好,遂欲在庵中住下,悟凡止道:“不可,此間茅屋房間淺隘,既不比香蓮庵內室重門可閉,而此處雖系鄉村,卻不比香蓮庵幽僻,無人纏擾,況相公舟停庵外,卻人俱所矚目,倘夜間留宿有惡棍鳩眾前來尋鬧,恐于相公亦有不便;而貧尼漏網之魚,此處又不可容身矣,事將奈何?”
   花春笑道:“不必多慮,今日之我已大不同于昔日之我,力則可敵人,勢則可以壓人,縱有千百惡棍前來尋非我亦何懼!蔽蚍猜犝f道:“相公想已擢名金榜,故敢渺視庸夫,但鄉卻俗子未識相公為何如人,則一朝毆辱,未免要受眼前虧矣;茍欲鳴官征治,又恐于理有礙,未識相公亦念及此否?”花春道:“既是悟凡師如此過意慮,我只得坦懷以告了!彼鞂⑴枷蓪W法及考武占鰲之事細細講其始末,遂拿白銀二十錠會于悟凡,命
   他調養身體,聊為藥果之資;又另會二錠于老尼,令他整備齋肴。那尼僧聽得說得勢耀非常,又得了銀錠,遂款留花春在庵。后事如何,下回再表。

  • 首頁
    返回首頁
  • 欄目
    欄目
  • 設置
    設置
  • 夜間
  • 日間

設置

閱讀背景
正文字體
  • 宋體
  • 黑體
  • 微軟雅黑
  • 楷體
文字大小
A-
14
A+
頁面寬度
  • 640
  • 800
  • 960
  • 1280
上一篇:第八回 逢勁敵夢戀三更 會佳期圖全十美 下一篇:第十回 適維揚空懷舊約 至武林喜訂新盟

小說推薦

欧美精品视频在线_日韩欧洲亚洲美三区中文幕_伊人久久无码精品综合网_免费国产在线精品二区